设置

关灯

梦里清欢1(开更,求收藏)(1/3)

    梦里清欢(1)

    猛的坐起身来,左右看看,这才反应过来,这是做梦了。

    又做这个梦了!

    梦里是巍峨的紫禁城,而此时,她就在紫禁城里。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七年前醒来的时候,一群人围着她,哭着喊着惊喜的抱着她,都说她是西林觉罗家的二姑娘。祖父是户部郎中图彦突,父亲是国子祭酒鄂拜,有一个同胞哥哥鄂尔泰。她是这家的孩子,那一年是康熙二十四年,从一开春,就起了痘症。不知什么原因起的,异常的厉害,京城这一片,十户有七八户都有孩子因病折损。她就是其中之一,身子都凉了,连小棺材都打好了,一挪动,结果一口气喘过来,好了!

    一家子都欢喜,她也跟着欢喜。说她是二姑娘,那她就是二姑娘。

    是啊!不是二姑娘,能是谁呢?记事以来的所有记忆都有,不是二姑娘还能是谁?

    七年里,她总是做梦。梦里时而是一座府邸似远似近,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,时而又是一座宫殿,飘飘渺渺,瞧不真切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因梦惊醒,这七年来,都不知道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,抹了一把汗,天气有点热了,夜里睡下就是一身的汗。从桌上摸了茶壶倒了一碗水,喝了,然后轻手轻脚的放下,又回床上躺着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还睡着三个姑娘,都是进来选秀的秀女。

    今年是康熙三十一年,她十三岁了,是八旗秀女。

    祖父只是个户部的郎中,父亲也只是从四品的国子祭酒,这样的出身,想攀高枝,难。家里也没想攀高枝,西林觉林家整个宗族往上数,就没有进宫的女儿。还在关外的时候,出过一个远宗的老贵人,如果算的话,那就是唯一一个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家里说了,打点好了,叫乖乖的去,乖乖的回。第一轮初选已经过了,这是第二轮了。第一轮是为了面子好看的,证明我家姑娘嘛毛病没有,回来好说亲。第二轮嘛,刷下去就得了。回家挺好的!

    出门前,祖母和母亲都给打听了,今年是至少有三个皇子要选福晋。可自家这家世配皇子是不成的,压根就别指望。

    四阿哥去年就被指婚,娶了乌拉那拉氏为福晋。四福晋没经过选秀,是直接给指婚的。

    今年就轮到五阿哥,六阿哥,七阿哥了。

    说是这三个阿哥年纪相仿,相差不到一年。五阿哥是康熙十八年生人,生在腊月初。六阿哥是康熙十九年生人,生在三月。七阿哥也是康熙十九年生人,生在七月。

    再往下,八阿哥要小一岁。

    其他的更小。

    若是给皇子赐婚,也就这三个了。

    外面关于这些阿哥爷的消息不少,可是真是假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说是五阿哥养在太后身边,六阿哥当年染了痘症差点也没救过来,这些年病病歪歪的,就没好过。又说七阿哥的腿脚不好。

    是真是假,这谁也不知道呀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遍,微微有了困意。一时觉得自己好似本就该属于这里,一时又觉得梦里的事情荒诞。

    一边是梦,一边是自觉很正常的脑子。

    家世不显赫,模样跟人家也没法比。住在同一间屋子的几个姑娘,那是身形婀娜窈窕多姿。当然了,人家十五六了,也该长成这个模样了。可十三岁的她,圆滚滚,肉嘟嘟的。自打小时候病的差点要了小命之后,家里对她唯一的要求就是——好好吃饭!养的壮壮的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就壮壮的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到底是睡了一觉,该起的时候也就起了。

    今儿就得叫阅看了,看完了,撂了牌子就能回家。好似其他几个姑娘也没有兴趣跟她来姐姐妹妹那一套,大家都矜持的呆着。

    她就是清水洗了脸,把头发梳成大辫子,这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夏天这种浅色的衣服把胖人穿的跟水桶似得,哪怕没有镜子去照,她也知道她是什么模样的。

    可她没工夫管她到底是什么模样的,跟着队伍这么一直走着,脚下的路,四周的宫墙,她好像看见个穿着皇后礼服的女人朝她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太诡异了!她不得不眨巴眼睛,把

如果浏览不正常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。
退出阅读模式,可以使用书架,阅读记录等功能。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