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梦里清欢6(求收藏)(1/3)

    梦里清欢(6)

    要去致谢,得先去东宫。

    但东宫的太子,那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。表达了我想要过去给您当面道谢的意思,还得等着人家回话。这是见还是不见,得等东宫的回信。

    嗣谒知道,要是六阿哥要去见,人家不一定有空见。一定会给上厚厚的赏赐,然后说兄弟之间,不用这么多虚礼,好好将养身体就好这样的话。一嘛,太子这身份,就是这样的,区别于任何一个皇阿哥的身份。二嘛,太子应该是真的挺忙的。各种的功课,要做到极致的好,真的也没那么些时间陪着还不算成年的弟弟来这种你来我往的游戏。

    所以,见太子的机会不少。对于曾经的六阿哥来说,去东宫的机会都不多。

    但这次不一样,这次取了嗣谒这个字之后的六阿哥,东宫不见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这话不能说,在自家的屋里也不能说。自己这边呢,啥也没有,这下面伺候的肯定不都干净。

    反正,太子肯定是不一样的。在这些小兄弟里,能被东宫召见,那也是一种殊荣。

    这不,今儿要去致谢,还没动身呢。一是至今没等到东宫的回话,二是去其他阿哥那里也得等到下午。因为放学时间在那里放着呢,新婚有几天婚假,但其他人挺忙的。饶是有婚假的人,也有师傅布置的课业要完成。

    桐桐忙着挑礼物,尤其是给东宫和四阿哥家的礼物,这两家一家是君,一家是亲。君得敬着,亲肯定是出力最多但却嘴上不说的。

    所以呀,这两家给的礼还不能一样。给君的,得是显的贵重。给亲的,怎么体贴怎么来。

    这边想着,就跟自家爷搭话:“爷的课业完了?”要是没完,我这慢慢挑就行,你忙去吧。

    忙吗?不忙,也不需要太忙。至于课业,学会了就行。别人学十分,他这懒懒散散的,学个七八分,皇上眼里就能过的去,这就行了。要不然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学,竟然学什么通什么,啥意思?比别的兄弟都聪明,就是能耐了?

    他自来觉得,真聪明的人就不会把聪明放在面上。

    因此福晋问了,他就点头,表示忙完了。

    那边桐桐就不管了,她在一堆收藏品中看了又看,说实话,这里面真没多少好东西。

    这位阿哥爷就看着自家福晋,把蓝田玉的摆件放下,又去摆弄那间翡翠插屏,然后叫了人来,把这两件单独拿出来放了,这是看上了。以西林觉罗氏的家境,她这眼光是怎么练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言语的看着,人家也没有要他插话的意思,又选了一柄玉如意和一对前朝梅瓶。这玩意是乌雅家前几年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送来的。正因为是好东西,一直收着,就没拿出来过。得亏她在这么些东西里,把这些给挑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最贵的且上面没有御赐这样标记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就听她吩咐赵其山:“把这插瓶和梅瓶重新装起来。剩下的两件收了,重新归置,好好的收起来,年前许是就要用的。”

    赵其山带人归置去了。桐桐才跟自家爷说,“我刚才看了家里的账簿,这要过年了,总归要留两件的。”这是以备不时之需的!得看看其他几个阿哥爷到时候都进什么上去。别到时候人家贵重了,咱家没有拿的出手的。便是对太子,这么单独给人家礼,还不惹人多想的机会都不多。像是太子过个生日呀,过的节呀,要送都大差不差的,显不出谁了,也不能把人显出来,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嗣谒不懂声色,只看向福晋。一脸的稚气,人情却练达。感情上感觉这个人亲近的如同本就是自己身上的骨和肉,但理智上,却知道这其实是违和的。

    ‘胎记’的事还没找机会聊呢,这才打算问呢,就听见外面禀报说:“爷,东宫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就是告知一声,太子爷啥时候有空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掐点过去呗。一算时间还比较靠前,就得赶紧收拾了。桐桐赶紧把陪嫁里的两件拿的出手的首饰拿了,再就是家里陪嫁的珍珠,一小匣子。还有一个送子观音,不大,但玉质不错,她得见太子妃。

    对了!太子妃是大家背后的叫法,官称上,还不能叫这位二嫂太子妃。瓜尔佳氏是当做嫡福晋指给太子的,但迄今为止,还没册封太子妃呢。东宫跟阿哥所离的远着呢,那地方女眷进出不大方便,除非有事。别人去她那儿,也不是很方便。前面是太子处理政事见人的地方,女眷没事不能过去溜达的。因此,把她跟其他几位福晋给隔开了。显得人家特别难亲近似得。

    再加上,她的身份这会子很尴尬。是嫡妻,偏没册封,这也大婚好几年了,一直没动静。估计也是战战兢兢的!这交际起来必然就跟尴尬。

 

如果浏览不正常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。
退出阅读模式,可以使用书架,阅读记录等功能。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