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梦里清欢8(求收藏)(1/3)

    梦里清欢(8)

    该忙的事情忙完了,有些事两人得谈谈。

    新婚头一个月,婚房不能空的。所以,没有谁暗示过叫两人分开睡。只要晚上不做那个事,怎么都好。暖阁里不留人,但外面一直有值夜的人。所以,两口子想偷摸说个话,且不容易。

    上了炕了,两人盘腿面对面坐着。下面伺候的给两人的被窝中间摆了一个炕桌,一个炕头一个炕梢睡,两人都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一直照管六阿哥的周嬷嬷在外面催了,“阿哥爷和福晋早些歇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歇着吧,今儿在几个哥哥那里多吃了几杯茶,走了困了,看会子书就歇了。明儿不去学里,不用早叫我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罢了!

    桐桐就起身随便拿了一本书过去,直到听到周嬷嬷出去了,连伺候的都撤到了外间。嗣谒才问说,“‘胎记’,福晋怎么会有?”这东西肯定不是生下来就有的,若是如此,选秀就过不了。身上有这么明显的东西,就是想走后门也过不了的。这必然是选秀之后才有的!

    别的事许是就含糊过去了,但这事,桐桐不能含混。

    她难得严肃了起来,肉嘟嘟的脸因为这郑重看起来没那么青涩。一张口她就说,“我在看到爷身上的那东西之后,我第一时间想的是,这是不是宿世的姻缘?尤其是我觉得心里跟爷超乎正常的亲近之后,我更觉得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嗯!这么想很正常。然后呢?

    “然后,我就觉得凡事都往怪力乱神上想,很愚蠢!”

    嗣谒挑了挑眉,这个认知叫他很意外。宫里的宫妃还都动不动吃斋念佛呢,便是他也未尝没有这么想过。

    可显然,她自己推翻了这种结论,那么,她的结论是什么呢?

    他抬头看她,就见她坚定的吐出一句话来:“我怀疑我有病!”

    他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其实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有病!

    花了好大的毅力才没露出别的表情来,只鼓励的看她,叫她说。

    桐桐垂下眼睑,先辩白了一句:“我不是存心隐瞒,因为从来没听过这种病。”

    “爷不跟人说!”不存在骗婚皇家。

    桐桐这才抬起眼睛,“我觉得咱们俩身上的状况,很可能跟当年的痘症有关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就是说,当年治疗痘症的时候,是否存在一种可能,重病用猛药!这有些药用了,在一些人的身上,会有不一样的反应。而我跟爷,可能恰巧都是特殊体质的人,然后症状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可能吗?

    桐桐点头,“我觉得存在这种可能!如果是这样,那这所谓的‘胎记’会不会就是一种色斑,或者是某种暗疾的外在表现?”

    然后都表现在一个位置上,还是一个样子的图案状色斑。这种概率有多大?便是有,这么两个人偏还结为夫妇,这种概率又有多大?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但没急着反驳这个话。听她怎么往下说。

    桐桐也知道这种概率小,可再小的概率,也比叫她信这世上有神鬼之力强吧!于是,她就说她的症状,“我有时候会觉得某个地方像是来过,当初选秀进宫就有这种感觉,总觉得我来过这里,对这里很熟悉。对宫里的一些人觉得面熟,像是旧识……可我知道,我真没来过宫里,更没见过我觉得面熟的人。”

    嗣业垂眸不语,他也有这种感觉。前几年,他能去上学的时候,总习惯于用四哥的人。一有事想到的就想喊苏培盛跑腿,这种感觉很不对。自己跟福晋不同的是,她只是对宫里的某些人熟,而自己是对宫里大部分的人都特别熟,熟到潜意识能猜到他们的所思所想。

    但这话,他还是没急着说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福晋说,“这种熟悉感,来自于哪?”她指了指脑袋,“我觉得是这里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嗣谒马上明白这个意思,她是说,指挥官出现错乱,下达了错误的指令,才会叫她有那种错觉。

    可脑子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错乱呢?

    福晋的说辞是:“我之前也试图寻找我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造成的,四处翻书。然后在一本医书上发现,有个大夫记载,西南有一些菌菇,吃了就会中|毒,症状就是致幻。要是真有这种东西,那一种或者几种药在一些体质特殊的人

如果浏览不正常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。
退出阅读模式,可以使用书架,阅读记录等功能。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