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梦里清欢19(梦里清欢19为了凉快)(1/3)

    梦里清欢(19)

    为了凉快的,屋里伺候的人都打发的远远的,妯娌两个能安安静静的说会子话。

    四福晋很平和,“……哪家不是妻妾成群?小地主家都是如此,更何况是皇家。皇家好歹规矩重,只要嫡妻无错,谁也不能将嫡妻如何?更何况,我们家爷更重规矩。”说着话,她的声音就小了些,“你那边好些,是因为六弟的身子不好。可别的皇子阿哥,别管怎么说,作为福晋,是不能露在脸上的,若不然,娘娘们先就容不下。”她今儿大着胆子说了几句逾矩的话,因而声音低低的,“后宫年年都进人,东宫里又何尝不是如此。可东宫一子两女早夭,本不与二福晋有多大干系,可皇上迟迟不册封太子妃,是否跟这件事有干系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大皇子生了三个,活了三个。太子那边,生的却站不住脚?二福晋没错也是错,没看护好子嗣本就是没做好本分。

    四福晋言下之意,二福晋的例子在那里摆着呢,多思多想不能坦然以待,才是真错了。

    这是给后面进宫的这些福晋都立下威了,得叫你们知道标杆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桐桐不知道是四福晋自己想到了这些,还是德妃娘娘暗地里叫人提点过,或者是四阿哥枕边教导过,总之这样的说法,是说的通的。

    一则,不进皇家境况并不会更好,大家姑娘从教养开始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。她嫁进来之前,后院就有人,这是婚前就做好心理准备的。

    二则,四爷比起别人重规矩。有规矩在,规矩就能保证她嫡福晋的权利。只要规矩在,她不犯错,她就是福晋。

    三则,要求爷们只守着一个人,不好色,除了身体不好的那个是特例之外,谁也不敢提这个事。若不然,会显得谁好色呢?反正是小心谨慎的,处处不敢触东宫这根神经。没瞧见三阿哥转身就从荣妃要了两人放在后院吗?这事上,虽然三福晋闯祸是一个原因,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三福晋秀恩爱了。三爷也不敢这么纵着了!

    桐桐也听出来,四福晋其实也是个非常理智的人。赐下来的人她会要,像是宋氏这样的,好歹是官宦人家出来的。但四福晋不乐意要包衣出身的女子,因此之前找了娘娘表达了她的意思。她是防着后院有跟包衣家密切相关的女子,这才是妨碍她掌管后院的力量。那些女子的渠道广,偏又不好处理。她是在允许的范围内,争取她的利益在其中不受损害。

    就听四福晋道:“我不仅不能慌,我还得好好看护,得把孩子好好的叫生下来。”说着,她就脸上带了笑意,“我知道你为我担心……要是你哪一天真遇到跟我一样的事了,你记着我今儿的话,千万别犯糊涂。孩子生下来,是阿哥爷的孩子,也是咱们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听这意思,是想把孩子养在她的膝下吧。

    四福晋摇头,“我还没想好。”她说的很坦诚,“我要是在没生孩子之前就把庶出子女抱养来,那……我们家爷大概就不会放心我生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防着嫡福晋把孩子教养的只对嫡出的卑躬屈膝吧。

    然后人家就说,“等我生了之后再看看吧,实在不行,叫她们换着看护,全叫奶嬷嬷带到一个院里养着,这也是祖上的老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,她的利益才不受损害,很理智的做法。

    桐桐觉得自己有点犯蠢的跑了一次,自己跟人家的想法好像不在一个点上。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,她就起身告辞,替古人担忧,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。

    然后跑回家寻求安慰去了,跟自家爷嘀嘀咕咕的说这个说那个,“我以为四嫂会有点伤心,有点难过,再过激做出什么事或是把不高兴摆在脸上……”然而人家并没有!

    顿时感觉我自己好蠢。

    她家爷眉头紧皱,一下一下摩挲她,却始终没有说话。刚才福晋说的东西,他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好生熟悉,这种熟悉感不知道从何而来吧。

    正不知道安慰的话从何说起,自家福晋又满血复活了,“别人的事,别人没怎么着呢,把我折腾的难受的不要不要的……”果然还是有病!

    天一凉快,自家爷正准备去上学了。结果不用了,皇上要巡幸塞外,从太子到大阿哥以至于到八阿哥,全在随行的名单上。

    甚至在定名单之前,问过太医六阿哥的身体,事实上,身体没啥大问题,小心保养也没大事。每个阿哥都要带不少随行的伺候,别的阿哥,那都是有随行的丫头的。对的!就是那种性质的。

    桐桐只做不知,就把嬷嬷给带了俩,剩下都是惯常伺候爷的太监,这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一走,少说得两月。打从知道要去,她的脸就耷拉着,他走哪她跟到哪,叫他知道她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怎

如果浏览不正常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。
退出阅读模式,可以使用书架,阅读记录等功能。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